中医针灸治疗肠易激综合征疗效好于西药

十二月 14th, 2017 | Posted by 倍思堂中医吴医生 in 消化科 | 内科

中医针灸治疗肠易激综合征疗效好于西药对照组

中医针灸治疗肠易激综合征

人们已经认识到中医针灸和中药对缓解肠易激综合征(IBS)有效。 两项独立的研究结果证实:针灸单独使用,或者针灸配合中药四神丸使用都是安全、有效的。 此外,研究人员还证实,针灸比对照组西药“洛哌丁胺”(loperamide,一种通过抑制肠蠕动用于控制腹泻的合成片剂)更有效。

中医针灸治疗肠易激综合征的研究现状

黑龙江省中医院的研究结果表明:针刺单独使用,对IBS的治疗总有效率达92.19%。 对照组洛哌丁胺加四神丸的总有效率为72.88%,针刺组的表现优于药物组19.39%。 总有效率包括完全康复、或者症状显著缓解如IBS发生频率降低以及日常生活质量改善等。

另一项在重庆南川中医院的独立研究表明:针刺加四神丸比洛哌丁胺加四神丸更有效。针刺加四神丸对腹部疼痛和不适的疗效显著优于洛哌丁胺加四神丸。同时,针刺加中药有效地改善大便的规律和外观、腹胀和大便失禁,而西药加中药组在这些方面并没有显示出明显的改善。

SF-6健康调查(健康普适性量表SF-36的一个变种)揭示出针刺加中药比西药加中药更有优势。针刺加中药可明显改善以下情况:活力(vitality)、身体疼痛程度、生理健康原因所致的角色限制、身体生理功能、情绪/心理健康原因所致的角色限制、精神健康、社交功能等。西药加中药组仅限于这些健康领域中的两个显示出轻度的改善:身体疼痛程度、生理健康原因所致的角色限制。

IBS-QOL(肠易激综合征生活质量评价量表)还揭示出针刺相较于西药的其他优点,针刺加中药在以下方面有着显著的改善:冲突行为、烦躁不安、健康忧虑、身体角色、饮食限制等。西药加中药只对饮食限制产生小的益处。

黑龙江省中医院
让我们仔细看看黑龙江省中医院的研究,针刺单独使用总有效率达92.19%,洛哌丁胺加四神丸总有效率为72.88%。 共有123名肠易激综合征患者参加了临床试验,他们于2014年1月至2015年12月在黑龙江省中医院被确诊,随机分为两组:针刺组64例,药物对照组59例。 研究开始时两组患者的年龄、性别和病程相当(P> 0.05),以确保结果的公平性。 针刺治疗组选择以下主要穴位:

  • 百会 (GV20)
  • 太冲 (LR3)
  • 天枢 (ST25)
  • 足三里 (ST36)
  • 印堂 (MHN3)
  • 三阴交 (SP6)
  • 上巨虚 (ST37)

头皮和眉间穴使用0.30mm×30mm的针灸针,所有其他穴位均使用0.30mm×40mm的针灸针。除天枢穴之外,进针后运针,然后留针30分钟。在留针过程中,每10分钟运针一次。运针手法视穴位而异:对于足三里和三阴交,使用提插捻转补法;对于太冲和上巨虚,采用提插捻转泻法;而百会、印堂采用平补平泻。运针时间为每个穴位每次1分钟。对天枢穴,进针得气后,接通电针仪,设定为60Hz的连续波,留针也是30分钟。一天进行一次针刺治疗,每周3-4天。总疗程1个月。

对照组常规治疗包括洛哌丁胺胶囊和四神丸。 洛哌丁胺胶囊每天口服3次,每次1粒,餐前30分钟服药。 四神丸口服,每日2次,每次9克。 常规治疗1个月。 结果表明,针刺治疗肠易激综合征疗效优于洛哌丁胺加四神丸。需要说明的是,本研究中的四神丸是以丸剂的形式提供的,而下面的研究为接受针灸治疗的病人提供了煎剂形式的中药配方。

重庆南川中医院
重庆南川中医院的研究比较了两组肠易激综合征患者治疗的情况,一组针刺加服用中药四神丸,另一组服用西药洛哌丁胺加中药四神丸。 28天的临床试验使用症状量表加上SF-6和IBS-QOL来计算有效率。 从数据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用针刺加中药治疗比用西药洛哌丁胺加中药更有效。特别指出的是,针刺组的IBS相关评分(包括腹痛、腹泻、肠蠕动异常等)和整体恢复评分(生活质量改善)都有显著改善。

这项研究将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即针刺组和药物组,每组63例。 为确保治疗结果的公正性和客观性,随机分配的两组患者的年龄、性别和病程相当(P> 0.05)。针刺治疗组选择以下主要穴位(在身体的两侧交替使用):

  • 上巨虚 (ST37)
  • 曲池 (LI11)
  • 大肠俞 (BL25)
  • 天枢 (ST25)

常规消毒后,用双手进针法将针灸针刺入每个穴位, 根据穴位的位置,使用指压或皮肤伸展以便进针。 然后用提插捻转平补平泻的手法运针,得气后留针30分钟,之后不再运针。每天针刺一次,治疗28天。中药汤剂由以下主要成分组成:

  • 白术 (20 g)
  • 山药 (15 g)
  • 白芍 (15 g)
  • 陈皮 (10 g)
  • 黄芩 (10 g)
  • 柴胡 (10 g)
  • 乌梅 (10 g)
  • 干姜 (10 g)
  • 炙甘草 (6 g)
  • 防风 (6 g)

根据个体症状作以下加减:对于严重腹泻的,加白扁豆、茯苓;严重便秘的,加郁李仁、槟榔;腹痛腹胀严重的,加延胡索、枳壳、佛手、木香;大便粘腻的,加厚朴、苍术。

成分在水中煎煮。 草药每天摄入2次,每次200毫升,共28天。 药物治疗组给予洛哌丁胺胶囊(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和四神丸(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 洛哌丁胺胶囊每天口服摄取3次,每次1粒,餐前30分钟。 四神丸丸口服,每日2次,每次9克。 治疗28天。 在治疗期间,所有患者都禁止食用生的,冷的,油腻的和辛辣的食物。 定期进餐(每天3次),控制餐食份量。 建议便秘患者增加纤维摄入量。 该研究表明,针灸加草药显着优于洛哌丁胺和草药。

总结
独立的研究结果表明,针灸是IBS患者的重要治疗选择。针灸改善消化、吸收,并调节排泄。鼓励患者联系当地持牌针灸师咨询治疗方案。

中医针灸治疗肠易激综合征验案

这里我想分享在我们墨尔本倍思堂中医针灸诊所(Forest Hill)用针灸和中药治疗的肠易激综合征众多验案中的一则。

C先生,39岁,电车司机
主诉:肠功能紊乱(腹泻)6个月
初诊日期:2016年4月19日

患者以前就消化不良,每月腹泻一次或两次。大约6个月前,他因为饮食不当(食物不卫生,吃得太多,还有喝酒)之后严重腹泻(几乎造成昏迷)。从那时起他每天有2-6次水样腹泻,大便中带有一些黄色粘液但没有血。由于他是一名电车司机,上厕所不方便,有时候急得他头晕和冒冷汗。他看了西医,做了粪便检查和结肠镜检查,被诊断为肠易激综合症(IBS-D)。经过多次全科医生、专科医生和营养师治疗无望后,朋友推荐他尝试东方医学,于是他到了我们墨尔本倍思堂针灸中医诊所(Forest Hill)。初诊时,他每天有2-6次水样腹泻,带有粘液和腹痛,进食后腹胀。食欲、睡眠和小便均好。偏好暖天,但容易出汗。他体型腹部偏胖,脸色略显苍白。脉象:脉细,左寸略弦,左尺弱,右手脉缓,右关略弦。舌象:舌淡稍胖大,苔薄白,有齿痕。

中医辩证为肝郁脾虚湿重。治疗采用针刺结合中药方(浓缩粉)治疗。所用的穴位包括合谷、太冲、天枢、上巨虚、阴陵泉、中脘和关元,中药配方为痛泻要方加茯苓、党参、干姜、柴胡、葛根。并建议他忌食生冷和啤酒。

一周之后复诊,他已经好多了。大便每天1-2次,成型的。有三天他觉得已经完全没有肠胃问题。他甚至在社交场合喝了咖啡和一点酒,都没有腹泻,这在他接受中医治疗前是无法想象的。这次复诊他做了针刺治疗,和两周的中药(浓缩粉)以巩固疗效。后据其反馈已愈。

 

参考资料:
1. Bao CH, Huang RJ, Wang SS, et al. Research and future of moxibustion in treating IBS chronic internal pain analgesic effect [J]. China Tissue Engineering Research, 2015, (15): 2431-2435.
2. Chu HR, Wang ZH, Yang J, et al. Effect of moxibustion on special acupoints in treating IBS-D [J]. China Acupuncture, 2009, 29 (2): 111-113.
3. Cao XL, Lu M. Clinical research of Changkangfang formula in treating IBS [J]. Nanjing TCM University Newsletter, 2014, 30(3): 232-234.
4. Zhang BH, Gao X, Li ZH, et al. Specialist experience regarding TCM in treating IBS [J]. China Integrative Medicine Journal, 2013, 33(6): 757-760.
5. Zhang RH. Effect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elderly IBS and effect on blood IL-18, IL-23 and TNF-α [J]. China Geriatrics Journal, 2013, 33(6): 1435-1436.
6. Bei LX, Sun JH, Xia C, et al. Clinical research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IBS-D of stagnated liver with deficient spleen [J]. Nanjing TCM University Newsletter, 2012, 28(1): 27-29.
7. Yao L, Fu L, Zhao SJ. Meta-analysis of effect of Chinese probiotics in treating IBS [J]. China TCM Symptomatic Treatment Journal, 2012, 12(5): 602-607.
8. Zhao HB, Fan XX, Wu XJ, et al. Clinical research on Jianpihouchang method with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IBS-D from spleen and stomach dampness [J]. New TCM, 2013, 45(4): 124-127.
9. Li ZB. Analysis of effect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IBS [J]. China Village Health, 2015(12): 95.
10. Zhao C, Mu JP, Cui YH, et al. Meta-analysis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IBS [J]. China TCM Journal, 2010, 1(5): 961-963.
11. Li M, Zhang SM, Liu H. Overview of clinical research on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IBS and discussion of acupoint selection [J]. Liaoning TCM University Newsletter, 2013, 15(3): 122-124.
12. HealthCMi 2017, Acupuncture Outmatches Drug For IBS
13. Chao G-Q, Zhang S. Effectiveness of acupuncture to treat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meta-analysis. 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 WJG. 2014;20(7):1871-1877. doi:10.3748/wjg.v20.i7.1871.

 

作者简介:

墨尔本中医倍思堂吴医生

墨尔本中医吴医师是澳大利亚中医委员会注册中医师、针灸师、中药师。吴医师对多种疑难杂症的治疗,都很有心得,疗效显著,包括肠易激综合征(IBS)、溃疡性结肠炎(UC)、抑郁症、焦虑症、失眠等。

请电03 8839 0748 或 在线预约 咨询诊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skip to the end and leave a response. Pinging is currently not allowed.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