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针灸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老年痴呆症有效

六月 18th, 2015 | Posted by 倍思堂中医吴医生 in 内科 | 神经内科

阿尔茨海默氏病是痴呆症最常见的类型。最新研究显示,中医针灸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老年痴呆症有效。

中医针灸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老年痴呆症有效 - 墨尔本中医针灸诊所倍思堂针灸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最新研究进展

在最近的一项对六个随机对照试验(RCT)的荟萃​​分析中发现,针灸比西医药物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更有效,而且它无严重不良反应。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针灸是一种安全的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方法。

阿尔茨海默氏病(AD)是老年痴呆症的最常见的类型。多奈哌齐(donepezil),一种胆碱酯酶抑制剂,是西医常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相关的痴呆症症状(包括认知障碍、人格改变和记忆障碍)的药物。通过口服,它用于改善记忆力、注意力、交流能力、功能活动和神志清晰。十个中有六个随机对照试验发现,针灸配合多奈哌齐比单用多奈哌齐更有效。简易精神状态检查(MMSE)的得分在针灸加药物治疗的方案中有显著的改善。

简易精神状态检查可用于诊断痴呆以及对其进展和严重程度进行评估。该检查测试认知能力,包括记忆力、注意力和语言的使用。它是一个由一写简单问题组成的简短的测试。患者被问及年、月,描述一个简单的对象,复制一个简单的图案,遵循一个简单的命令,重复一个句子,等等。测试得分低说明有认知障碍。

在77个随机对照试验1324个对象中,有十个随机对照试验共有585例患者符合荟萃分析的入选标准。其中三个研究中使用电针,另外7个使用普通针刺。治疗的持续时间从4到24周不等。

这些研究中使用最多的两个穴位是:DU20(百会)和ST36(足三里)。 SP10(血海)和四神聪(EX1)也被频频使用,虽然没有DU20和ST36那样频繁。在研究中使用的其它穴位包括:

  • 太溪(KI3)
  • 大椎 (GV14),
  • 膻中 (CV17)
  • 中脘 (CV12)
  • 气海 (CV6)
  • 外关 (TE5)
  • 悬钟/绝骨 (GB39)
  • 内关 (PC6)
  • 肾俞 (BL23)
  • 印堂
  • 三阴交 (SP6)
  • 大钟 (KI4)
  • 头皮针
  • 嗅三针
  • 四神针

研究人员指出,“针灸治疗AD对于改善其认知功能具有重要临床意义”。在荟萃分析中评估的药物包括多奈哌齐(donepezil),阿米三嗪(almitrine),萝巴新(raubasine),二氢麦角碱(dihydroergotoxine),尼莫地平(nimodipine)和吡拉西坦(piracetam)。其中四个随机对照试验发现针刺“优于药物”。研究人员补充说,该结果“对临床实践很有意义”,数据显示,“针灸可能比药物治疗更好,它还可增强多奈哌齐改善AD患者认知功能的作用”。此外,他们还指出,“针刺可能也比药物在改善AD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方面更有效。更重要的是,针灸治疗AD是安全的”。该结果令人鼓舞,有必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认这些发现。研究人员建议,需要更大样本量的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并报告海马体积。

由于目前西医药对阿尔茨海默病没有治愈的方法,而该研究结果表明针灸加药物治疗可改善AD患者的认知功能,因此该结果表明有望攻克这一疑难病症。

化验结果表明,针灸益脑,保护大脑免于阿尔茨海默病变。发表在《神经再生研究》杂志的一项研究表明,电针和艾灸的运用可保护大脑结构。实验室研究通过针刺经诱发成AD的大鼠的DU20和BL23穴位,电子显微镜显示,经电针治疗的大鼠的大脑保留有海马结构。研究人员指出,针灸的结果是“神经细胞损伤显着降低”,而未接受针灸的对照组显示海马结构严重损坏。此外还发现,电针和艾灸能成功下调支架蛋白(Axin protein)的表达和上调的β-连环蛋白(beta-catenin)的表达。

科学的人力调查也肯定该结果。 MRI检查显示,针灸能增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大脑的活动。研究人员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技术研究针灸两大穴位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大脑的效果,结果发现,针灸“能增强AD患者的海马连通性”。针刺后,MRI成像显示,AD病人的前额和侧颞区域的海马连接都有显著改善。研究人员指出,“由于AD与认知障碍相关,针刺特定穴位可以调节脑血流量,增强AD患者的海马连通性”。

中医针灸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验案

这里我想分享一个最近在我们墨尔本倍思堂中医针灸诊所(Forest Hill)用针灸和中药治疗的阿尔茨海默氏病验案。

女,54岁
主诉:记忆力减退并发精神症状2年
初诊日期:2015年5月24日(患者儿子陪伴并代诉)

患者在其50-51岁更年期后,情绪波动剧烈,经常感到紧张/压力和沮丧。自此以后,她的记忆力不断下降。大约一年前被西医诊断为阿尔茨海默氏病,开始每天一片服用忆必佳(Ebixa),但病情一直没有改善,反而恶化。当她儿子带她来我们倍思堂中医针灸诊所就诊时,她连日常生活起居(如做饭、穿衣)都需要别人协助,她对日常会话都有困难,因此初诊主要由她儿子代诉。她大约每周会出现一次严重的抑郁心境,因遗忘东西而烦躁不安、哭泣。她有偏头痛(左侧)和腰痛(GV4和BL23区域)。她体能差,容易疲劳,胃口很好,大小便正常,易口渴,据她儿子说她喝大量的水(她自己不知道她喝了多少水)。通常恶寒喜温,但容易出汗,并有盗汗。睡眠可,但多梦。体型肥胖,体重108公斤,身高155厘米。面色颧红,眼睛失神。脉象:右关弦滑,左寸细,左关弦,双尺沉。舌象:舌红苔微黄厚腻,舌尖红。

中医诊断为痰热和肾阴阳两亏。治疗采用每周一次针刺,结合中药治疗,使用的穴位包括百会、四神聪、足三里、丰隆等,中药采用温胆汤加减化裁,加远志、石菖蒲等。一周后二诊时,她儿子说,在第一次治疗以后,他注意到,她心情好了很多,没那么容易紧张/压力了,讲话也更流畅和切题。随后的治疗与前相类,辨证加减微调。而她的病情每次治疗后不断越来越好转。她两个儿子交替送她来诊治,都非常高兴,对针灸和中药治疗取得的进展很满意。到写这篇文章时,她刚刚接受了第四次治疗,病情已比前大为好转,她还将继续接受中医治疗。

参考资料:

1. Zhou, Jing, Weina Peng, Min Xu, Wang Li, and Zhishun Liu 2015, “The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Acupuncture for Patients With Alzheimer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Medicine 94, no. 22 (2015): e933.
2. Zhou, H., G. Sun, L. Kong, Y. Du, F. Shen, S. Wang, B. Chen, and X. Zeng 2014,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reduces neuronal edema in Alzheimer’s disease rats.” Neural Regeneration Research 9, no. 9 (2014): 968.
3. Wang, Zhiqun, Peipeng Liang, Zhilian Zhao, Ying Han, Haiqing Song, Jianyang Xu, Jie Lu, and Kuncheng Li 2014, “Acupuncture Modulates Resting State Hippocampal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in Alzheimer Disease.” PloS one 9, no. 3 (2014): e91160.
4. HealthCMi 2015, Acupuncture Benefits Alzheimer’s Disease Patients
5. Women’s Brain Health Initiative 2012, Scalp Acupuncture Fights Vascular Dementia

作者简介:

Melbourne Acupuncturist and Chinese herbalist Dr. Rayman Wu (CM)

墨尔本中医吴医师是澳大利亚中医委员会注册中医师、针灸师、中药师。吴医师对多种疑难杂症的治疗,都很有心得,疗效显著,包括抑郁症、焦虑症、失眠、高血压、糖尿病、老年痴呆和阿尔茨海默氏病(Alzheimer’s disease)等。

请电03 8839 0748 或 在线预约 咨询诊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skip to the end and leave a response. Pinging is currently not allowed.

2 Response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